有助于分裂敌方阵营的事情,以艾伦威尔逊现在的角度,绝对不应该回避。

“中堂大人,其实我能够看出来,比起很多人,你还是很尊重其他不同文化的。”林连玉犹豫了一下很坦诚的开口,“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但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艾伦威尔逊脸色闪过古怪之色,随即笑道,“你是说我对你们的文化还不错?嗯,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复杂,是我们的角度不同。”

“嗯?”林连玉不太明白,以请教的态度问道,“中堂大人是什么意思?”

“换句话说吧,近代以来中国落后,处在被动挨打的位置。你觉得呢?”艾伦威尔逊掏出一来一根烟点燃,直接找个地方坐下,“什么原因?”

“近代以来?清政府腐败无能。”林连玉一边想一边道,“也和异族政府有关。”

“林先生,我不希望你散布这种思维,因为?我国女王其实是德国贵族。而在德国贵族之前,英国王室长期是法国贵族。”艾伦威尔逊开口提醒,如果只是单纯的这么说一句,他可以当做没听见,要是意有所指指桑骂槐可不行,“至于腐败无能?各国都是一样的,你看这就是我们因为不同国籍的角度不同。”

“在你们的眼中,好像近一百年来只有中国处在落后的位置。你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被英国碾压的国家遍及五大洲,确实是包括中国,但也只能说包括但不限于中国。中国只是一大批被碾压的国家中普通一员。”

林连玉一怔,不得不承认道,“是啊,我总是纠结于自身国家的角度看待问题。”

“林先生是一个很有学识的人,至少绝不自大,还认为中国人生活在地球上。既然各国都同时遭受过打击,中国就只是被归为绝大多数的行列中,这个问题就能看开了。”艾伦威尔逊心平气和的道,“没有永恒的强国,只不过这一轮正好被英国碰上了。我相信,你的祖国会调整过来的。”

没有永恒的强国,艾伦威尔逊现在最有资格这么说了,英国就处在太阳下山的时间。

林连玉感觉今天的谈话很舒心,艾伦威尔逊并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殖民者,两者仿佛就是一个不同国籍的朋友,很多问题也能够问出口,比如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优点。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对不对,但是可以做出一个比喻,古希腊文明某种程度算是一个数学家,而同时期的文明偏重于文学家。文学家的数量远比数学家要多,两者都可以成为受到社会广泛尊敬的人。”

艾伦威尔逊边思考边组织语言解释着,“但在青少年时代,一个人刚走入社会的时候,所学到的知识,可能帮不上什么忙。能够成为广受尊敬的学者,毕竟只是少数人。文明也是这样,不一定最后都能成才。”

事实也是如此,在两千年前,古希腊研究的数学知识在那个年代就是标准的异类。谁敢说古希腊文明的数学成就就一定能够顺利成长?

其实也确实不顺利,在罗马帝国基督化的过程中,还顺便把埃及境内的古希腊文明最后一波传人给迫害了,一千多年后能重新被捡起来,对整个欧洲都是一个天大的幸运。

如果对话到此为止,这一次的交流,估计会像是艾伦威尔逊和麦卡锡一样,建立不错的私交,发展发展没准是又一个类似英美特殊关系的,行走的中英特殊关系。

可惜……艾伦威尔逊是一个标准的英国官僚,他早已经准备在第二个任期做一些事情,其中就包括,再穷不能穷教育。

出于和日本的竞争角度,艾伦威尔逊不能让马来亚以现在的教育水平和日本竞争。

而同时,他绝对不能像是苏联那样扶持一个地方,教育产业是要扶持的,但是,得加钱……

林连玉是华人当中的著名教育家,对要从教育产业入手的艾伦威尔逊,最大的价值就是实现在一些不易觉察的领域比如教育产业,让英国获利。

当他透露可能会动用资源,劝说伦敦政府倾斜一些资源,帮助马来亚建立教育体系的时候,林连玉非常激动,“中堂大人,谢谢啊。”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艾伦威尔逊面带微笑,体现了彻头彻尾的帝国主义官僚嘴脸,把单纯的教育家骗的团团转,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当然还需要林先生的帮助。”

对此林连玉当然是一口答应下来,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事情,比这件事更加重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