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个清脆巴掌落在苏澜脸上!

苏顷月几乎控制不住眼底笑意,这个**之前害她被打了脸。

如今她定也要她尝尝被掌掴的滋味!

苏澜被打得侧头捂住脸颊,目光冷冷逼迫看向他。

“女儿不知做错了什么,竟令父亲如此动怒。”

苏文涛被她眼底狠光惊得一阵胆寒。

似反应来,他面容倨傲冷哼一声,“你还要狡辩!”

他拂袖一挥,几件男子的衣袍抖落在地上。

“小姐,事到如今你就招认了吧。”

芙蓉瑟缩着身子,不敢看她,“奴婢知道你爱慕柳公子,但你也不能不顾相府声誉,就与他暗通曲款啊,事已至此,奴婢也不能再替你隐瞒了。”

“芙蓉。”

苏澜眼底折射出寒光,似笑非笑道,“本小姐竟不知你如此衷心。”

跪在地上的丫鬟,被她眼底的杀机震慑得瘫软在地上。

她面色发白,硬着头皮开口,“奴婢……这么做都是为了小姐。”

“好一个为了本小姐!”

苏澜双眸一狠,直接捡起衣袍,“你既说为了我,那你说这衣袍到底是谁的。”

“我,奴婢……”芙蓉不敢再开口。

她冷笑一声,眼底似泛起泪光,满脸儒幕情之看向苏文涛,“莫不是父亲也认为这是柳公子之物。”

“大姐姐这话什么意思?”

荷姨娘自从进来,便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没有开口。

倒是苏顷双,忍不住嗤笑,“难道不是柳公子,还能是三皇子的吗?”

她最看不得苏澜这副**模样。

明明与摄政王定了婚约,还继续纠缠着三皇子!

三皇子如此风姿卓越的人,她也配?!

“这衣裳上以金线绣成的锦绣飞鹤图,乃女儿送给父亲的生辰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