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卫国公谋反叛逆,已被满门抄斩。”

“你那苟延残喘的母亲,也被我姨娘割断腿筋,丢进破庙中活活饿死。”

“至于你与摄政王所生的那个孽障,也并非失水溺死,而是被我亲手掐死的啊!”

苏澜气若游丝趴在地上,耳畔漫天的嗜血声冲刺她的神经。

在她面前,是由数百具堆积而成的无头尸体。

那是她的骨肉之亲,以及刚满一岁的幼儿。

满地殷红蔓延开,弥漫了她的衣裙,刺痛了她的心。

“月儿与这**废什么话。”

赵晟目光狰狞,一脚将她踹飞出去,“来人,将这**剁碎丢去乱葬岗喂狗!”

她来不及尖叫,锋利的匕首穿了她的身体,魂魄瞬间被抽离漂浮上空。

弥留之际,她似乎又看见苏顷月那张蛇蝎心肠的面容,在她耳畔气吐幽兰。

“可怜摄政王对你情深义重,却甘愿被你设计惨死在万箭穿心之下。”

“苏澜,你爱了晟哥哥一辈子,不惜利用摄政王的权势,拉上卫国公满门,助他登临帝位,终究是为我做了嫁衣。”

“如今能让你死在挚爱之人手中,本宫对你仁至义尽!”

不,不——

苏澜迷茫的双眼,瞬间荡出滔天恨意,苏顷月,赵晟!

那眼底弥漫出的嗜血之色,犹如地狱修罗!

苏澜死后,许是因为怨恨深重,无法入轮回,灵魂漂泊在世间,找不到归处。

在之后的年岁中,她看见那个她曾挚爱的男人,给予苏顷月皇后之位,封了她儿子为太子!

苏澜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这一生都被所谓的至亲所算计。

直到她目睹那个避之不及,已经“死去”的男人,披星戴月携了万千兵马踏破皇城,杀了进来。

“你害死了她……竟连牌位都没有给她留下!”

“你答应本王对她呵护备至,给予她满身荣耀,就是这样对她的?”

一脸杀伐的男人,拔出长剑,不给赵晟求饶的机会就刺穿了他颈脖。

“不,不要……”

那满目鲜血飞溅,惊恐得苏顷月抱起孩子就要跑。

却被他一剑削掉了脑袋,了无声音倒在了地上。

苏澜震惊看着这个死而复生的男人。

他是大宁权势滔天的摄政王,也是她曾经的夫君。

但她却对这个杀伐暴戾的男人避如蛇蝎。

而今,这个她一向厌恶的人,竟为她颠覆了这天下!

“澜儿……”

他满目猩红,猛地跪倒在地,一双狠厉的眼中哽咽出泪水。

旋即就见他取出发簪,字字泣血,在檀木上雕刻上她的名字。

“吾之爱妻,苏澜。”

苏澜脑子轰隆一声巨响,竟不知他爱她入骨!

他不是讨厌她,对她弃之敝履吗?

为什么会这样!

她来不及接受这个事实,顿时就被拉入一个黑暗中。

画面陡然一转,孤寂凄凉的乱葬岗中。

苏澜睁开眼就见一个身披白狐大氅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

他面如璞玉,身姿修长,宛若谪仙不然尘世。

他蹲身取下披风,伸手扒开遍地尸骨,在那满地腐烂的残骸中翻找她残破的身躯。

那骨节分明的十指,顷刻间血痕交加。

他却恍若未觉,如获至宝将她的尸身抱在怀中,“澜儿别怕,朕带你回家。”

……

“不!”

苏澜猛然睁开双眼,脑海中弥留那人痛苦绝望的目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