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东极大地祖脉剧烈震动了起来,无尽的地脉灵气被九色光茧吸走,一股强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力量波动从地脉深处浩荡而出。

镇压在东极大地祖脉之上的东极第一圣地彻底乱了。

无数人影争相奔逃,就连极帝传人水天风,元幽他们都惊恐到了极点。

只见整个东极第一圣地之中到处都冒出了无数道纹,这些道纹释放着各种大道之力,镇住了这一方圣地。

要不是有无数道纹镇住圣地,这个时候的东极第一圣地恐怕早就被下方的大地祖脉里冲出来的那股力量直接震成了粉尘了。

东极第一圣地之所以能成为东极第一圣地,那是因为东极第一圣地的地下是整个东极大地的祖脉。

东极之中的所有地脉都是发源于此。

这东极大地祖脉之中凝聚起来的地脉灵气实在太过庞大了,就算是无初极帝,都别想一口气吞掉如此多的地脉灵气。

因为这里的地脉灵气实在太多太多,要是有人能一口气吞掉整条东极大地祖脉,而且还能扛得住,不原地爆炸,那这个人就能直接成为能与无极境无上存在争锋的存在。

不是无极境,却是能与无极境争锋,绝对是另类的无上至尊。

“能逃的快逃。”

元幽冲着圣地之中的所有人吼道。

只见圣地各处的地上崩裂出了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缝,那地气直接从裂缝之中冲天而起,形成了一道道灵气柱。

那是精纯无比的地脉灵气。

无数肉眼可见的灵光在东极第一圣地上空绽放,交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比绚丽的光罩。

即便是在万里之外,都能见到这一幕奇景。

圣地之中的灵气浓度直接飙升。

这些可都是修士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但是,这在元幽他们眼中,那些从地下冲出的地脉灵气简直就是催命符,因为地脉灵气压不住了。

后果就是地脉灵气大爆发,直接将整个东极圣地冲上天。

就算是他们这些圣境大佬,也绝对承受不了地脉灵气爆发时的那股恐怖的毁灭力量,不逃,他们也得形神俱灭。

“主人,不好了……”

水天风火烧屁股般冲进了东极秘境,然后,没有任何意外,他一头就冲进了小黑鸟布下的十阳神火大阵之中。

下一刻,十阳神火爆发,直接将他烧了个外焦里嫩。

“主人救命……”

水天风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大阵之中到处乱撞,狼狈无比。

“是水天风?”

高天之上,花千秋看着火阵之中被烧的鬼哭狼嚎的水天风,顿时乐了。

“主人,救命啊!”

水天风焦急大喊。

“轰!”

一股滔天的水行之力从水天风的身上爆发而出,这股力量直接化作了滔天巨浪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出。

就像是一方无量大海直接出现在了这座十阳神火大阵之中。

周围的纯阳真火竟是被这股水行之力逼退了开去,水与火在冲撞,一时之间,竟是谁都奈何不了谁。

这一神奇的一幕落在阵台上的花千秋组,无量剑祖,东极祖龙眼中,却是并不怎么样。

古飞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只见他右手一挥,小黑鸟费了莫大力气布下的十阳神火大阵就直接崩溃了,狂暴的真阳之力便都消散于虚空之中,化于无形。

“主人救命之恩,水天风就是做牛做马都无法报答啊。”

水天风收了神通上来直接就跪舔古飞。

“无初极帝要出关了吗?”

古飞没有理会水天风,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感应到了自己的死对头无初极帝飞的气息了,这家伙敢跳出来,必然有所依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