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看,你就看。”唐晚的态度倒是淡定的。

车子好似就在车阵中停了下来,而唐晚看向去的方向,恰好就是瑞金医院的方向。

这下,叶栗也注意到了。

叶峻伊是带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遮掩的很严实,不管是哪个角度都不可能轻易的看清楚这个女人的容颜。更要命的不是这些,而是叶峻伊的态度

叶峻伊对这个女人太小心谨慎了,总有一种含在嘴里怕化了,而捧在手心就怕摔了的感觉。

一步一步,是亦步亦趋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栗都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叫温曼,别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唐晚一摊手,“而叶峻伊到现在一个字没和我提过·。”

“她和温婉什么关系?”叶栗反应的很快。

“不知道。”唐晚很干脆的给了答案,“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们之间是必然有联系,也可能是姐妹花,但是我没有证据也没任何线索,我让人查的结果,就是他们根本没任何的联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后就这么僵持的看着前面的情况,又看着唐晚的情况。

“这……”叶栗不知道唐晚会做什么。

唐晚就只是表面看起来温和的人,以前和唐晚在一起的时候,丰城的人都说叶栗不可理喻,而唐晚才是丰城的第一名媛。

但是叶栗很清楚,唐晚就只是表面现象,真的把唐晚惹毛了,唐晚处理事情的狠厉远远高于叶栗。

不然的话,唐晚这些年,不可能蛰伏,也不可能从地狱里爬上来。

某种情况上来说,唐晚和叶峻伊其实是一种人。

没到最后,都不会轻易出手,但一旦出手,他们就彼此不会给对方留任何的余地。

那就真的再没一丝回旋的机会了。

所以叶栗很紧张,她也不认为,还有人可以在和叶峻伊在一起,还能这么匹配了。

而唐晚就这么看着叶栗,笑了笑:“陆柏庭也应该是帮凶。”

叶栗:“……”

在唐晚的华丽,叶栗立刻闭嘴,然后就什么都不说了,生怕再把自己的男人都牵扯了进去。

而后,叶栗就看见唐晚拿起手机。

“你干嘛?”叶栗问的很谨慎。

唐晚笑:“打电话捉奸。”

叶栗不敢吭声,而唐晚拨打的就是叶峻伊的电话,唐晚耐心的等着,而叶峻伊很快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大概也是有些意外唐晚会主动给自己电话,他们冷战后他,唐晚和叶峻伊已经好几天没联系了。

但是叶峻伊和陆柏庭的关系,加上叶栗和唐晚的关系,叶峻伊对唐晚的行动是了如指掌的,自然也知道唐晚现在回到丰城了。

“到了?”叶峻伊问的直接,这话里就明白的告诉唐晚,一切都在他的控制内。

唐晚最讨厌的就是叶峻伊的这种态度了,就好像没人可以拿叶峻伊怎么样一样。

唐晚冷笑一声:“到了,叶总有空吗?”

这话是像叶峻伊提出邀请。

叶峻伊现在怎么会有空,温曼的情况忽好忽坏的,恰好这几天,温曼的情况又开始病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